下次约会时,让人工智能做你的僚机!

情感导师 6079

 添加导师微信MurieL0304

获取更多爱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复技巧 恋爱脱单干货

全文共2947字,预计学习时长6分钟

图片来源:AIMM/ Youtube

从传统上看,为人做媒一直是奶奶外婆、闺蜜、父母,甚至是陌生人颇感兴趣的话题。最近,为了让追求爱情这一行动自动化,随手一刷和各种算法取代了人为的牵线搭桥。但是凯文·特曼(Kevin Teman)有更进一步的举措。

初创公司AIMM总部位于丹佛,该公司的创始人开发了一款应用程序,用户可以通过对带有英国口音的人工智能说话以匹配潜在的伴侣。用户通过和这个听起来像女性的软件交谈,便可完成一份个人简介,其内容包括:挑选理想的家庭,是否爱猫,描述如何给未来伴侣制造惊喜。

下次约会时,让人工智能做你的僚机!

乍一看,这似乎和现在的在线约会模式没什么不同,都是刷一刷、发个消息再约会。不同的是,AIMM(这个名字是“人工智能媒人”的缩写)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功能:人工智能会首先通过电话指导用户,为首次约会提供建议,甚至在约会之后给出反馈。这堪称是智能手机时代的情圣!

“这个软件会给出指导意见。”特曼说,“比如说,如果你正在约会,它会对你们擦出的火花还有你的整体感觉给出反馈。如果你对约会做出了高度评价,你可以继续敲定下一次的约会时间。如果约会情况不太好,但你又喜欢约会的对象,它会说你的对象需要一点时间,耐心一些。”

如果吸引只是单方面的,那么软件可能会稍微激励你“继续努力”,但是特曼强调,软件很温柔又敏感,拿捏有度。“我的意思是这个软件不会直接对用户说‘这个女孩不喜欢你’。”

特曼希望AIMM能影响价值25亿美元的在线约会行业市场格局,该行业目前由IAC旗下的Match Group主导,这个企业集团旗下还有Match、Tinder、Okcupid和Plenty of Fish等子公司。斯坦福大学和新墨西哥大学最近开展的一项研究表明,网上恋爱模式一度被当作异类,现如今成为了情侣相遇最常见的方式。2017年,异性伴侣通过网络相识的比例达到40%,同性伴侣更是达到65%。

尽管约会软件大受欢迎,但也有许多用户抱怨枪手回复、虚假账户还有各种骚扰。

“找到真爱对人们来说十分重要,”特曼表示,自己就在网上约会中遇到了一些困难。“网上约会行业已经崩盘了。”

在过去的几年里,语音技术得到广泛应用,现在有20%的美国人拥有语音助手。目前,全球使用的语音助手数量超过25亿,专家认为到2025年,这一数字可能会增加到三倍甚至更多,达到80亿台。

AIMM并不是首个把语音技术运用到在线约会服务中的软件。去年夏天,Match宣布已与谷歌合作,开发了一个名为Lara的,可以给出约会建议的聊天机器人。这个机器人每天抽取一份个人资料提交给用户,如果用户有共同的兴趣,机器人就会为双方小喝一杯的见面地点提供建议,还会告诉用户最重要的第一次聊天应该是什么样,以及给出第二次约会的安排建议。

特曼表示,在Lara推出的前一年AIMM就已经面市。两者都会尽人工智能所能给出安慰性的鼓励,但他认为AIMM使用起来更加简单,运行Lara需要一个Google家庭设备和Match应用程序,而运行AIMM仅需一部智能手机。

他表示:“AIMM可以在用户第一次通话时给出指导。”(AIMM不鼓励在第一次约会前进行通话之外的交流)。“其中一些指导会鼓励用户保持冷静,有些指导会明确地告诉用户约会对象是什么样的人,比如对方的生活方式偏向“传统”型还是“现代”型。

这些线索能帮助用户了解如何与约会对象交谈。例如,与生活方式比较“传统”的人约会,在公园里散步可能更有意义。而与生活方式比较“现代”的人约会时,攀岩也许更适合。

尽管AIMM努力做到现代化和高科技,但它还是跟不上用户的行为曲线,甚至会出现性别歧视。例如,这个应用程序的设计初衷是男性对女性发出约会邀请,根据约会双方的共同兴趣,人工智能仅为男性提供初次约会的信息和建议。这似乎是一个设计的疏忽,对于应用程序来说,这有点像大黄蜂之间的竞争(其中女性必须迈出第一步)。

并且,AIMM的设计只针对异性情侣,这与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结果相互矛盾,该研究显示,LGBTQ群体更可能使用在线约会的应用程序。特曼承认,AIMM的初始设计对LGBTQ群体并不友好,但目前正在根据他所接触到的同性恋用户作出调整,补充其他更多与同性恋生活方式相关的内容”。

在被问及这些建议的具体内容时,特曼含糊其辞:“同性恋群体表示软件的问题似乎都是针对直男,没有和同性恋生活方式相关的问题。所以我增加了一些内容,如果你是同性恋,可以回答针对同性恋生活方式的问题。”

英国班戈大学(Bangor University)的数字媒体教授、《情绪化人工智能:移情媒体的崛起》(Emotional AI: The Rise of Empicial Media)一书的作者安德鲁麦克斯塔(Andrew McStay)表示,人工智能是约会行业的未来发展方向,并认为基于语音的应用程序可能更加“自然”,但现在这一技术仍处于初级阶段。

他表示:“这与其说是一个约会问题,不如说是人机界面问题。完全有理由相信,随着自然语言处理技术不断完善,人们将越来越多地采用语音方式与设备和内容进行互动。”

然而麦克斯塔指出,AIMM的设计可能存在道德问题。当第一次约会安排妥当时,它不仅会安抚用户:“别担心。每一步我都会和你在一起,我会努力让整个过程对你来说不费吹灰之力。”AIMM也会判断用户的反应。PR视频显示AIMM正在观察,“从你的微笑中看得出你感觉很好。”

当被问及该应用如何知道用户是否快乐时,特曼表示“软件有一个可以分析用户情绪的视频组件。”麦克斯塔认为,这就是人工智能在约会行业的精彩未来。

他表示:“这预示着这类约会服务的下一阶段即将到来。”,会使用韵律、或人类说话时的各种屈折和语调,基于语音特征“衡量用户的热情和兴趣水平”。例如,在与一个人配对时,用户可能会兴高采烈地喊出“我很感兴趣!”,也有可能在一天的辛苦工作后咕哝着说:“我很感兴趣”。麦克斯塔表示,后者可能被误解为缺乏兴趣。

但他还表示,通过分析面部反应来判断一个人的兴趣程度可能引发问题,人们必须格外谨慎地对待这种从面部表情或声音推断情绪的方法。”

举个例子,“天生婊脸”——形容一副倦怠、带有轻微厌恶和“婊子气”的样子,这可能根本无法反映出这个人的感受,并且与工作中的性别歧视也有关(比如一个男人摆着这幅表情,可能被理解为“严肃”,而另一摆着同样表情的女人则通常被理解为“冷淡”)。

计算机在根据人们的表情来解读情绪方面表现更差。情感的细微差别需要人类的输入、语境和历史,至少现在,机器学习还做不到这一点。

AIMM是否有用仍然是一个争议性的问题,更别提其他有待改进的约会软件。特曼说,到目前为止,已经安排了好几次约会,但还没有一对能定下来。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AIMM将为用户提供人工配对服务的选项,还有指导用户完成约会的面对面课程。

“我会添加让用户感到被关心的内容,”特曼说。就目前来说,他补充道,“约会者被冷漠地扔在约会应用的世界里。”

留言 点赞 关注

我们一起分享AI学习与发展的干货

编译组:李林虹、张静影

相关链接:

https://medium.com/mit-technology-review/ai-could-be-your-wingman-er-wingbot-on-your-next-first-date-86d2995494c8

如需转载,请后台留言,遵守转载规范

评论列表

头像
2024-06-03 15:06:08

情感机构有专业的老师指导,我就在老师的指导下走出了感情的误区,真的很不错!

头像
2024-04-12 17:04:46

如果发信息,对方就是不回复,还不删微信怎么挽回?

头像
2023-12-05 18:12:45

如果發信息不回,怎麼辦?

头像
2023-11-23 10:11:57

求助

 添加导师微信MurieL0304

获取更多爱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复技巧 恋爱脱单干货

发表评论 (已有4条评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