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大师林语堂婚姻美满的秘诀:在婚姻中搁浅“情感”,孕育爱情

情感导师 7419

 添加导师微信MurieL0304

获取更多爱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复技巧 恋爱脱单干货

文丨卿心君悦

林语堂,中国现代著名作家,曾两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,是民国时期大师级人物。

张爱玲在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中写到:

“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,至少两个。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“床前明月光”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。”

民国大师林语堂婚姻美满的秘诀:在婚姻中搁浅“情感”,孕育爱情

在林语堂的爱情中,确实也有这两朵红、白玫瑰,可大师的处理办法,却很妥善。

柏拉图说:“人生最遗憾的,莫过于,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,固持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。”用这段话描写林语堂与陈锦端的爱情十分恰当,但遗憾更多是对于陈锦端。

说陈锦端是林语堂心中的“明月光”或是“朱砂痣”,这并不为过。

他们之间的相遇,是恰逢其会,也是命中注定。

那时的林语堂就读于上海圣约翰大学,而陈锦端正就读于林语堂学校隔壁的圣玛丽女校,陈锦端的哥哥陈希佐与陈希庆恰好也是林语堂的同学。

二人从相识时的欣赏,到相爱时的亲密,过程水到渠成、一气呵成,是学校公认的才子佳人。

她欣赏他的才华与文采,他喜欢她的温柔与美丽,相爱填满了各自的人生缺陷。

原本以为遇到对方,是生命中的万幸。殊不知却像张爱玲说的那样,我以为爱情可以填满人生的遗憾,然而,制造更多遗憾的,却偏偏是爱情。

陈锦端的父亲陈天恩知道二人谈恋爱的事情后,横加阻挠。原因是陈锦端的家境优越,父亲更是当地的名流,而林语堂的家境贫寒,父亲只是一名牧师,门不当户不对,成为陈天恩不能接受林语堂的主要原因。

林语堂得知此事以后,心中很是愤然。

对于林语堂而言,爱情是两个人的,与家庭无关。我虽然改变不了过去,但是可以创造未来。

对于陈天恩而言,爱情虽然是两个人的,但是却关乎着家庭,作为女儿的父亲,我需要为其一生的幸福把关。有潜力的人有很多,但并不是每一个有潜力的人都会成功,不可能把女儿的幸福依托给前程未知的林语堂。

这是门户之见,也确实是部分【中国式父母】的通病。对他们来说,爱情大不过生活,一定物质的基础才是婚姻幸福的保障。

但对于部分年轻人而言,这确实也是一种伤害,在最无力的年纪遇见了想要爱护一生的人,着实悲哀。

面对这种情况,林语堂唯一的“稻草”就是期待陈锦端为爱坚持,只要她不放弃,就还有希望。遗憾的是,陈锦端没有勇气去对抗家庭,最终二人的爱情无奈破灭。

林语堂与陈锦端,深爱彼此吗?

或许,并不见得。

如果林语堂真的深爱陈锦端,就不会轻易地放弃,至少也应该像沈从文那般,奋不顾身一往无前。而陈锦端如果真的深爱林语堂,也不会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。

对于婚姻,父母的阻拦力度真的有那么大吗?不要忽略大多数父母的目的,也是为了子女未来幸福。两个人可以爱坚持与勇敢,用幸福的事实去证明。

所以,败的不是爱情,而是相爱的两个人。

因为陈锦端的不坚持,成为了她心中的遗憾,对于林语堂,这段爱情既然无法继续未必就是遗憾,更多的是爱而不得,成为心中的一股执念。

爱而不得,有时并不算是遗憾。

林语堂在《人生不过如此》中写到,人之所以伤心,是因为看得不够远……,人要向前看,向前看,尤其是感情,根本是无须去纠结其中的对错,因为没有对错。这何尝不是对逝去的爱,爱而不得的爱情,最好的心态。

1919年1月9日,林语堂与廖翠凤在鼓浪屿完婚。

新娘廖翠凤的家境不次于陈锦端,在一定程度上,可能还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林语堂与廖翠凤的结识,得益于陈锦端父亲陈天恩的撮合,之所以陈父撮合此事,可以揣测为两方面。

一方面是被林语堂对女儿陈锦端的痴情所感动,做出的补偿;

另一方面也是想用事实说话,证明给林语堂与女儿陈锦端看,大多数家庭对子女的婚配选择都是以“门当户对”为准的。因为起初,陈父认为廖家也会拒绝。

但不曾想到的是,有些家庭对子女的婚配选择未必就会以门当户对为首要标准,至少会考虑子女的意愿。比如张兆和(沈从文的妻子)的父亲对子女婚姻的态度:儿女婚事,他们自理。

其实,这何尝不是一种开明理智的做法,婚姻是子女一辈子的大事,父母应该把关。但事关子女一辈子的婚姻,他们自己的意见也很重要。

廖家慎重考虑以后,邀请林语堂来家中做客,林语堂得知后,原本不想前往。

当时林语堂的内心,正处于矛盾脆弱的状态。

一方面自己并没有忘记陈锦端,这个时候如何再去相亲;

另一方面他也担心再次发生类似陈家拒绝的事件,岂不更加尴尬。

但他在父母的劝慰下,在无奈中答应。

第一次见面风平浪静,林语堂没有过分在意,廖家也并不过多的表示,本以为这件事情到此为止,却不曾想林语堂走后,廖翠凤向父母表示想要与林语堂交往。

作为中国式父母,虽说部分会比较开明,但也还是会期待子女婚配的对象能更加完美一些,至少未来的生活要有保障。廖母担心她是在冲动下做出的选择,所以提醒道:“他的家境不好,你们以后的生活会很辛苦。”

但廖翠凤却满不在意:“我相信他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,也不会错待我,没有钱不要紧。”

这句“没有钱不要紧”,几经周转传到林语堂耳中时,他被深深地打动了。

经历过一段夭折的爱情,对感情已经不再盲目了。家境的贫寒让他产生了浓郁的自卑感,这种自卑感成为了羁绊,困扰着他前行。然而廖翠凤的出现,让他逐渐的走出了自卑感的束缚。

他感谢她的出现,他感谢她的认可,最终二人走到了一起,陈锦端知道二人订婚以后,黯然神伤,后来选择独自出国留学。

在婚礼当天,林语堂当着亲友,将结婚证烧掉,他用行动证明自己对这段婚姻的坚定。林语堂说:“婚书只有在离婚的时候才有用,我们一定用不上,所以我把它烧了!”

这就是林语堂的态度,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,更要对婚姻负责。对自己的选择负责,就要坚定自己的态度;对婚姻负责,就要用一辈子去经营,不抛弃,更不放弃。

女人的美不是在脸孔上的,是在姿态上的,姿态是活的,脸孔是死的,姿态犹不足,姿态只是心灵的表现,美是心灵上的。这是林语堂在《人生不过如此》中写的一段话,用此描述廖翠凤的“美”,再好不过。

选择与廖翠凤结婚,林语堂是经过慎重考虑的,凡事并没有尽善尽美,爱情中夹杂一些遗憾也不都是坏事,因为最爱的人不一定适合陪伴他一辈子。

或许,陈锦端在林语堂心中仍占有一定的位置,但她只是清冽甘醇的小溪,再不会有回溯的余地。有一些感情需要在心中搁浅,因为这种感情的存在只能是一种回忆,太过在意反而会影响自己前行。

在林语堂看来,爱情与婚姻本就不同,爱情并不一定是婚姻的前提,反而也可以在婚姻中孕育出来。用爱情的方式过婚姻,没有不失败的。要把婚姻当饭吃,把爱情当点心吃。婚姻是生活,爱情只是生活的调剂,这需要区别的清。

廖翠凤其实也知道林语堂一直没有忘记陈锦端,林语堂也没有隐藏心中的想法,但是她并不在意。后来她曾对女儿提及过:“你们的父亲是爱过锦端姨的,但嫁给他的,不是当时看不起他的陈天恩的女儿,而是说了那句‘没有钱不要紧’的廖翠凤。”

她对女儿说的话,透露出浓浓的自信。她相信自己可以给予林语堂想要的幸福与陪伴,她更相信林语堂对婚姻的坚定与执着。

她的信任,他的坦诚,换来的是在婚姻中更为热烈的爱意。正如苏霍姆林斯基所说的:“真正的爱情不仅要求相爱,而且要求相互洞察对方的内心世界。”爱情不是束缚与猜测,爱情应该是泰戈尔说的,理解和体贴的别名。

在如今,关于前任的话题,一直是婚姻生活的禁区。实际上由前任产生的种种问题,大多数都是刻意规避产生的。一方越是规避,另一方越是猜忌;一方越是刻意的忘记,结果越难以忘记。

其实换种方式来看待这个问题,并不难解决。

要尊重爱人的过去,选择与之结婚,拥有爱人余生,就要接受爱人的过去,这个问题是不能逃避的。要坦诚以待,猜疑的产生大多数都是源于对未知的好奇与恐慌。将自己的心理状态及想法尽可能的讲给爱人听,不刻意回避,更不要隐藏。婚后尽量避免与前任接触,实在不可避免的时候,也要提前与爱人沟通,或事后第一时间告知爱人。信任是在点滴中培养出来的,缺失信任的婚姻,很难长久。相信自己的选择,更要相信自己爱的人,这样婚姻才会处于一种舒适的氛围。

婚姻犹如一艘雕刻的船,看你怎样去欣赏它,又怎样去驾驶它。这是林语堂对婚姻的理解,婚姻是否幸福,取决于如何经营。

原本枯燥的婚姻生活,在林语堂与廖翠凤有意的经营之下,愈加有趣了起来。这种情况超出了二人原本的想象。或许正像莎士比亚说的那样:“起先的冷淡,将会使恋爱更加热烈”,而这热烈的爱,是在婚姻中孕育而生的。

婚后,林语堂外出留学,有廖翠凤陪伴,拮据的生活并不难过(林语堂留学的钱是清华大学提供的半额奖学金,以及妻子陪嫁的1000银元,后期因特殊原因奖学金中断)。后来为了生活,她当掉了首饰,出去打工,也不曾有过一句埋怨,她的付出他看在眼中,深深地感动化为更为浓烈的爱意反馈。

在那段时间,升华的爱情,让二人更为密切。这就像格马尔科夫说的:“只有承受了考验,经历了生活患难的感情,才是真实的感情。”这个过程虽然艰难,但对于相爱的两个人未必是苦涩的,林语堂后来在撰写的《林语堂传记》中写道:“只有苦中作乐的回忆,才是最甜蜜的回忆!”

1969年,林语堂与廖翠凤结婚五十年纪念日(金婚)时,他送给她一枚勋章,上面篆刻着他翻译詹姆斯惠特坎李莱的那一首著名爱情诗《老情人》。

回想与廖翠凤的婚姻,林语堂曾自豪的评价说:“我把老式婚姻变成了美好的爱情。”

这确实很伟大,但在林语堂对婚姻生活巧妙的经营之下,这种结果也是必然。

林语堂与廖翠凤婚后发生过争吵吗?

对此,林语堂曾在《人生不过如此》中提到:“世上没有不吵过架的夫妻。婚姻是两个个性不同,性别不同,兴趣不同,本来过两种生活的人去共过一种生活。”在他看来,存在分歧,发生争吵是正常的,这不需要担心。并且他认为【美满的婚姻】也是夫妇彼此迁就和习惯的结果,就像一双旧鞋,穿惯了便合脚了。

如何妥善处理夫妻间的分歧呢?

对此,林语堂提出了两条好丈夫的标准:

一是太太喜欢的时候,你要跟着她喜欢,可是太太生气的时候,你不要跟着她生气;二是少说一句,比多说一句好,有一个人不说,那就更好了。

这两条标准就是他对婚姻智慧的一种体现,虽说有分歧是正常的,但要是让分歧影响了感情,那可就不好了。要知道吵架哪有输赢,赢了分歧,或许输掉的就是感情,夫妻间忍让的那一分就是对爱最高级的表达。

可能大师谈恋爱都是这样的吧,这不禁想到了胡适在婚姻中提出的类似观点【三从四德】:

三从:太太外出要跟从,太太的话要听从,太太讲错要盲从;四德(得):太太化妆要等得,太太发怒要忍得,太太生日要记得,太太花钱要舍得。

在大师们的眼中,家是讲爱的地方,不是讲理的地方,而太太那是用来疼得。

有技巧的经营婚姻,让婚姻更幸福,是我们应该用一生去学习的“情感课”。

卿心君悦,情感原创作者,知名情感博主。用文字温暖你,我。

评论列表

头像
2023-07-21 21:07:11

在你们这里学到很多爱情观和人生观。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。

头像
2023-04-24 18:04:38

老师,可以咨询下吗?

头像
2023-01-15 01:01:05

求助

 添加导师微信MurieL0304

获取更多爱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复技巧 恋爱脱单干货

发表评论 (已有3条评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