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楼梦|第七十二回:王熙风恃强羞说病,来旺妇倚势霸成亲(下)

情感导师 8893

 添加导师微信MurieL0304

获取更多爱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复技巧 恋爱脱单干货

半卷诗书一窗月

每天七点,为你读诗

诗词曲赋,名著散文

关 注

红楼梦|第七十二回:王熙风恃强羞说病,来旺妇倚势霸成亲(下)

作者:曹雪芹 & 蒋勋 主播:蒋勋

第七十二回(下).mp3 78:16来自楚予微茫

第七十二回(下)

王熙风恃强羞说病

来旺妇倚势霸成亲

贾琏借钱的心机

下面这一段非常精彩。“说话之间,贾琏已走至堂屋门,口内唤平儿平儿答应着才要出来,贾琏已找至这间房内来,至门口,忽见鸳鸯坐在炕上,便煞住脚,笑道:‘鸳鸯姐姐,今儿贵人踏贱地!’”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懂这个“贵人踏贱地”,贾琏是男主人,鸳鸯是佣人,他之所以说你的贵脚踏我这个贱地,是因为她的背后有贾母。我们一再强调鸳鸯代表的是贾母的身份,从贾琏语言的柔软中,就能看出他肯定不怀好意了。因为通常求人做事、想要利用别人的时候,都是特别客气的。鸳鸯看到贾琏回来,本来是想走的。因为鸳鸯一直躲避跟贾家所有男人的接触,在丫头们的眼中,贾府的这些男性,文字辈的贾赦,包括玉字辈的贾琏、贾珍,都没有什么出息。

底下这场戏大家要特别注意。“鸳鸯只坐着,笑道:‘来请爷、奶奶的安偏又不在家的不在家,睡觉的睡觉。”说得好像很遗憾,其实都是表面上的应酬。贾琏笑道:“姐姐一年到头辛苦伏侍老太太,我还没看你去,那里还敢劳动来看我们!”又说:“正是巧的很,我才要找姐姐去。因为穿着这袍子热,先来换了袍子,再过去找姐姐去,不想天可怜,省我走这一趟,姐姐先在这里等我了。”一面在椅子上坐下。其实贾琏是要跟她商量很重要的事情,就是怎么样去偷贾母床底下的东西来当。可正是这种所谓有教养、讲体面的人家,在做这类事情的时候,一定要用其他的东西来掩饰。贾琏把鸳鸯留住,不能直接说出自己的要求,否则鸳鸯可能一下就吓跑了,他要用其他事情来带,这是一种技巧,也是一种心机。“鸳鸯因问:‘又有什么说的?’贾琏未语先笑道:‘有一件事,我竟忘了,只怕姐姐还记得。上年老太太生日,曾有一个外路来的和尚,孝敬了个蜡油冻的佛手,因老太太爱,就即刻拿过来摆着了。因前日老太太生日,我看古董帐上还有这一笔,却不知此时这件东西着落何方。古董房的人也回过我多次,等我问准了好注上一笔。所以我问姐姐,如今还是老太太摆着呢,还是交到谁手里去了呢?’”“佛手”是一种水果,通常人们会用佛手去供佛,因为它有香味。“蜡油冻的佛手”,是以蜜蜡为材质做出来佛手的样子。我们知道在佛教的密宗里有几样公认的宝物,像琥珀、蜜蜡、珊瑚,等等。密蜡是一种比较珍贵的材质,相当于次宝石,又因为它跟宗教信仰有关,很多人认为它能对自己有所庇佑。贾母这种人见多识广,当时可能就是觉得好玩、好看,就留下来了,我们知道贾母连生日礼物都懒得看。大概就像小孩一样,一个东西玩腻了,就乱丢,可这个东西是要入账的。

“鸳鸯听说,便道:‘老太太摆了几天,厌烦了,就给了你们奶奶。你这会子又问我来。我连日子还记得,还是我打发老王家的送来。你忘了,或是问问你们奶奶和平儿。”可见鸳鸯真的很得力,大大小小那么多事,可那个蜜蜡佛手是哪一天、叫谁来还的,她竟然记得清清楚楚。“平儿正拿衣服,听见如此说,忙出来回说:‘交过来了,现在楼上放着呢。奶奶巳经打发过人出去说过给了这屋里了。他们发昏,没记上,又来叨登这些没要紧的事。贾琏笑道:既然给了你奶奶,我怎么不知道,你们就昧下了?’平儿道:“奶

奶告诉二爷,二爷还要送人,奶奶不肯,好容易留下的。这会子自己忘了,倒说我们昧下。那是什么好东西,什么没有的物儿。比那强十倍的东西也没有昧下一遭儿,这会子又爱上那不值钱的!”我们知道王熙凤跟平儿常常开贾琏的玩笑,就说东西给了他,两天就没有了,又不知道在外面认识什么小娟啊、阿红的,就送人家了。其实很多小细节都说明这些女性对贾琏不信任,这个懦弱、无能的男人一生做过的最伟大的一件事,就是偷娶了尤二姐金屋藏娇,最后还无法保护她。

“贾琏垂头含笑想了一想,拍手道:‘我如今竟糊涂了!丢三忘四,惹人抱怨,竟大不像先了。鸳鸯笑道:‘怨不得。事情又多,口舌又杂,你再喝上两杯酒,那里清楚的许多!’一面说,一面就起身要去。”鸳鸯巳经打定主意,尽量少跟贾家的男人在一起。

没落从内部腐败开始

“贾琏忙也立身说道:‘好姐姐,再坐坐,兄弟还有一事相求。”现在你就知道刚才他的蜜蜡佛手之类的只是借口,为的是把鸳鸯留住,现在要讲的才是正事。“说着,便骂小丫头子:‘怎么不沏好茶来!快拿干净盖碗,把昨儿进上的新茶沏一碗来!”看到这个贾琏的世俗了吗?在求别人的时候,一下子变得特别谄媚,目的无非是想让鸳鸯觉得舒服。岂不知鸳鸯不是这样的人,贾琏用官场上的那一套来对待鸳鸯是无效的。《红楼梦》中最值得玩味的东西就在这里,在开始的时候,读到的是小男孩、小女孩在一起写诗作

画,看花开花落,一派天真烂漫。可是读到这个时候,你会看到大人的世界里充满心机,全是算计。其实鸳鸯很单纯,如果你真的跟她讲,我现在手头有点周转不灵,你能不能帮帮我,她未必不帮。可是对于贾琏这种在官场混常了的人来说,就觉得一定要给人家点什么好处,比如只有把泡给皇帝喝的茶泡给你喝,你才会帮我的忙。可是我们知道鸳鸯是能为司棋两肋插刀,而不要一点好处的人。

“说着向鸳鸯道:‘这两日因老太太的千秋,所有的几千两银子都使了。这也很可怕,过个生日就花掉几千两银子,不知道贾琏有没有夸张。可以对比一下,记得当年王熙凤只给了刘姥姥二十两银子,她就回去用了整整一年。“几处房租、地租通在九月才得,这会子竟接不上。”贾家有很多地和房子租给别人,也有收入,可是要到九月才能到账,周转不灵了。“明儿又要送南安府里的礼,又要预备娘娘的重阳节礼,还有几家的红白大事,至少还得三二千两银子用,一时难去支借。”还记得南安太妃吗?她来的时候见的五个小孩都送了礼,官场上讲究礼尚往来,看到这些数字让我们惊讶的是,官场中人过的日子和民间百姓过日子竟然能差这么多。我们今天看到一个贪污受贿案一发,动辄上亿,常会惊讶,心说怎么会用这么多的钱,因为在我们的生活里,觉得人干吗要花这么多的钱。我想这里曝露的也是清代官场的腐接下来,他就开口了:“俗语说,‘求人不如求己’。可怎样呢?说不得姐姐担个不是,暂且把老太太用不着的金银家伙偷着运出一箱子来,暂押千数两银子支腾过去。不上半个月的光景,银子来了,我就赎了交还,断不能叫姐姐落不是。”注意,这是一个孙子在拜托祖母的特别助理把那些用不着的金银器“偷一箱出来”。鸳鸯听了,笑道:“你倒会变法儿,亏你怎么想来?”如果我的祖母是董事长,我跟她的特别助理说,你可不可以把她的公款挪一点给我。这个特别助理肯定会说,你怎么会动脑筋动到这里来。

贾琏笑道:“不是我扯谎,若论除了姐姐,也还有人手里管的起千数两银子的事,只是他们的为人都不如你明白有胆气。我若和他们一说,反吓住了他们。所以我‘宁撞金钟一下,不打破鼓三千!”这明显是在拍马屁了。语未了,忽有贾母处小丫头子忙忙走来找鸳鸯,说:‘老太太找姐姐,这半日我们那里没找到?却在这里。鸳鸯听说,忙的且去见贾母。”至此,贾琏最后到底是否借到钱我们还不知道,可是重点在于孙子辈的已经开始打老祖母的主意了,表明这个家族已经不可救药了。

千万不要以为一个家族的没落只是抄家或者充公之类的事情,这种没落绝对是从内部开始的。我跟很多朋友提起,和曾经从国外买了一整套的大英百科全书,摆在那里来不及拆封。有一天去搬的时候,发现里面竟然全部被白蚁蛀空,大概因为放在角落里太潮湿了,结果一箱子书全部被吃光,外面的空壳子看上去还好好的。可见没落、腐败从内部开始是最恐怖的,现在的贾家就有点这样的感觉,相信接下来大家会有很深的感触。

王熙凤侮辱贾琏

更精彩的是,接下来你会发现王熙凤根本没有睡着,她在里屋把贾琏借当的事全听到了。“贾琏见他去了,回来瞧凤姐。谁知凤姐早已醒了,听他和鸳鸯借当,自己不便答话,只躺在炕上。听见鸳鸯去了,贾琏进来,凤姐因问道:‘他可应了?’贾琏笑道:“虽然未应准,却有几分成手,须得你晚上再和他一说,就十分成了。”有没有发现其实他们两夫妻事先是有默契的,丈夫先提一提,妻子再去说说,等于是夫妻两人在扮演不同的角色。凤姐笑道:“我不管这事。倘或说准了,这会说得好听,有了钱的时节你就丢在脖子后头了,谁和你打饥荒去?倘或老太太知道了,倒把我这几年的脸面都丢了。”我们知道前面已经发生过,贾琏曾趁王熙凤生病,在外面买了房,养了个小老婆。王熙凤当然知道丈夫是什么货色,她之所以管得严也是因为这个丈夫太不成器。记不记得尤二姐死的时候,贾琏连殡葬的钱都没有?贾琏就来软的,说:“好人,你若说定了,我谢你如何?”凤姐笑道“你说,谢我什么?”凤姐其实蛮坏的,她明知道这个家的经济大权掌控在自己手里,还问你有什么东西可以谢我。贾琏笑道:“你说要什么,就有什么。”平儿就在旁边帮忙,笑道:“奶奶倒不要谢的。昨儿正说,要作一件什么事,却少一二百银子使,不如借了来,奶奶拿一二百银子,岂不两全其美。等于是事情成了,大家都有分红。凤姐笑道:“幸亏提起我来,就是这样罢。

贾琏有点生气:“你们太也狠了。你们这会子别说一千两银子的当头,就是现银子要三五千两,只怕也难不倒你。不和你们借就罢了。这会子烦你说一句话,还要利钱,真真了不得!”当然,这其中有一部分是夫妻之间在开玩笑、调侃,未必当真。但大家要注意作者笔下的现实人生,前面鸳鸯跟司棋这两个完全没有财产的小女孩,可以有那样的忠肝义胆,而这一对夫妻之间涉及利益竟然能计较到这种程度。

我的意思是说,好的文学就是能让你感觉亦真亦假,王熙凤未必真想要这一二百两银子,因为贾琏说的话有点难听,“凤姐听了,翻身起来”。别忘了她正在生病,可王熙凤这个人就是容易冲动,因为她太好强,最怕别人侮辱她,她一下子就火了:“我有三千、五万,不是赚的你的。”我想通常夫妻之间的财产,如果是小家庭的话,一般不会怎么计较。可是在古代社会存在婆家、娘家的问题,意思是你作为一个丈夫,给过我什么?我的钱都是从娘家带来的,事实上在王熙凤面前,贾琏没有任何尊严。

王熙凤牢骚满腹:“如今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背着我嚼说我的不少,就差你来说了,可知没家亲引不出外鬼来。”意思是说所有周刊、报纸都说我吝啬、严苛、刻薄,就是因为你也这么说。“我们王家可那里来的钱?都是你们贾家赚的!”这是反话,这其中的意思大家可能不太容易懂,一旦两个家族都是豪门,就会比较。比如你们贾家算什么东西,我们王家现在如何如何夫妻之间说起这些真的有点伤感情。可是贾家处在没落时期,而王家则正在兴盛期。一家起一家落的时候,王熙凤就会觉得我嫁给你图什么?还要反过来被你奚落!所以她才会说:“别叫我恶心了。你们看着你们石崇、邓通。

石崇是西晋时期的大富豪,每次办宴会时都会用锦绣围几十里,来证明自己有钱。还有人传说他们家打鸟的弹丸都是黄金做的,很多人一看到他们家要打猎了,就在旁边等着捡弹丸。邓通是汉朝皇帝准许私铸铜钱的人,他可以私自印钞票,想印多少就印多少。所以石崇、邓通是古代最有钱的两个人。

下面这个话更难听:“把王家的地缝子扫一扫,就够你们过一辈子的了我想一个太太跟丈夫说出这种话,真是蛮伤感情的,可是王熙凤的嘴巴就是这么不饶人。所以一般人都认为在《红楼梦》没有写完的那部分,王熙凤最后肯定被贾琏整得很惨,因为贾琏一直活在她的侮辱里。所谓的“一从二令三人木”的判词预设了王熙凤的悲惨下场。可是你现在看到她的语言,你就觉得蛮可怕的:“说出来的话也不怕臊!现有对证:把太太和我的嫁妆细细的看看,比你们的那一样是配不上的!”太太是谁?王夫人,也是王家嫁过来的。由此我们知道很多家族的所谓婚姻,其实是在比聘礼跟嫁妆。现在我们活得蛮幸福的,一般小家庭的婚姻根本不会扯到这些。记得时我弟弟娶太太时,娘家要求用现宰的半只猪做聘礼,我们一大早就跑到屠宰场想办法弄到,因为人家指定是要当天早上的,最倒霉的是一定要我扛着送去。印象好深好深,因为是弟弟的婚事,你非做不可,我就扛着那半只猪累得要死。关键是那个感觉很奇怪,因为那只猪还有体温,弄在身上很不舒服。好不容易扛到了,我很有礼貌地放下来,最糟糕的是,娘家只切了一块下来,说意思一下就好,其余的我还得再扛回家。现在想想,小门小户的婚姻里其实有一种真正的温暖。

王熙凤把话都讲到这种程度了,彼此怎能有感情?我想贾琏要在外面没有外遇也很难,因为他在王熙凤面前永远是一个受伤的、被踩在脚下的角色,男性的尊严已经荡然无存,也许只有另外的女人才会让他觉得温暖比如尤二姐。

这个贾琏真是有点窝囊,一见太太动了怒,他赶紧让步,笑道:“说句玩话就急了。这有什么这样的,你要使一二百两银子值什么!多的没有,这还有,先拿进来,你使了再说,如何?”凤姐道:“我又不等着含口垫背忙了什么。”王熙凤的性子很烈,一旦被激怒,很难再讨好。“含口垫背”是指人死之后,嘴里要含颗珍珠,背底下要垫块玉。贾琏说:“何苦来这么着,不犯着这么肝火盛!”凤姐的厉害到这个时候才真正显现出来。“凤姐听了,又自笑道:不是我着急,你说的话戳人的心。我因为想着后日是尤二姐的周年,我们好了一场,虽不能别的,到底给他上个坟烧张纸,也是姊妹一场。他虽没留下个男女,不要“前人撒土迷了后人的眼”。这一语倒把贾琏说没了话,低头打算半晌,方说道:‘难为你想着,想的周全,我竟忘了。既是后日才用,明日得了这个,你随便使多少就是了。”谁都不会相信凤姐真的会去做这件事,这就是凤姐的两面性,把这个人前前后后的为人处事连起来看,你会觉得害怕。在尤二姐死的时候,她是连棺材钱都不给的,可是现在她忽然说,我要钱为的是祭奠尤二姐。

来旺妇倚势霸成亲

下面就转到了旺儿媳妇,旺儿媳妇是王熙凤的陪嫁丫头,等于是她很得力的身边人。旺儿帮着王熙凤在外面放高利贷、包揽诉讼,王熙凤就把她自己的陪嫁丫头嫁绐了旺儿。“一语未了,只见旺儿媳妇走进来。凤姐便问:‘可成了没有?”读者看到这里,不知道指的是什么事,接下来才知道旺儿媳妇是想为她的儿子说亲。旺儿媳妇道:“竟不中用。我说须得奶奶作主就成了。”意思是只有你出面,事情才能办成。“贾琏便问:‘又是什么事?’凤姐便道:‘不是什么大事。旺儿有个小子,今年十七岁了,还没得女人,因

要求太太房内的彩霞,不知太太怎么样,就没有计较得。前日太太见彩霞大了,二则又多病多灾的,因此开恩打发他出去了,给他老子娘随便自己拣女婿去罢。”注意“打发”二字,贾府的丫头一旦到某个年龄,没有什么用的就要“打发”出去。有用的就不会,比如鸳鸯很有用,贾母就不会打发她他们根本不考虑这些女孩子要不要结婚或者恋爱,只是看你在我身边还有没有用。

“因此旺儿媳妇来求我。我想他两家也就算门当户对的,一说去自然成的了,谁知他这会子来了,说不中用。“不中用”,就是人家对方不愿意贾琏道:“这是什么大事,比彩霞好的多着呢!”在贾琏看来女孩子多的是,干吗一定要彩霞?可是大家读下来就会发现,为什么王熙凤一定要说成这门亲?因为在她眼里这件事情关系到政治,如果这个事不成,就是不给她面子,所以她一定要把这件事办成。可是这其中牵涉到一个女孩子的命运,彩霞的辈子就这样完了。

“旺儿家的赔笑道:“爷虽如此说,连他家还看不起我们,别人越发看不起我们了。’”有没有发现一下子就涉及到了等级?在我们看来谈恋爱就是谈恋爱,情不投意不合就算了,可是在古代社会里,贾琏、王熙凤和旺儿媳妇,都觉得去求亲没有成功是丢脸的事,这就变得很恐怖了。《红楼梦》此时让个单纯的青春王国忽然掉到成人世界的复杂当中。其实这个观念在当今社会还存在,就是把两个人的事当成两个家族间的事,介入很多复杂的社会因素。所以来旺媳妇说:“好容易相看准一个媳妇,我只说求爷奶奶的恩典,替我做成了。奶奶又说他必肯的,我就烦了人过去一试,谁知白讨了一个没趣。”有没有发现旺儿媳妇是在有意挑拨是非,意思是她不是看不起我,是看不起你王熙凤。这下王熙凤就急了,心说我们王家怎么可以落到连个彩霞家都搞不定的地步。一个人想要证明自己的权势时,几乎每一分、每一秒都要告诉所有人我的权势在哪里。王熙凤被旺儿媳妇一挑拨,就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这件事促成,注意,她关心的既不是旺儿的儿子,也不是彩霞,而是自己的脸面。

旺儿媳妇还说:“若论那孩子倒好,与我素日合意儿,是他心内没有甚说的,只是他老子、娘两个老东西太心高了些。”可是她隐瞒了一个重要事实——自己的儿子很不成器。后来管家林之孝对贾琏说:“依我说,二爷竟管这件事。旺儿的那小子虽然年轻,在外头吃酒赌钱,无所不至。虽说都是奴才们,到底是一辈子的事。彩霞那孩子这几年我虽没见,听得越发出挑的了,何苦来白糟蹋他做什么。

可就是这“一语戳动了凤姐和贾琏”,注意,本来凤姐就在跟贾琏比娘家、婆家的家世、聘礼,这是最好的证明自己权势的机会。作者的了不起在于,一路写下来,我们才知道所谓的弄权就是你会在不知不觉中摆出架势,让尽可能多的人按你的意志行事。“来旺妇倚势霸成亲”是《红楼梦》里的一件小事,可是读到这里,你会觉得蛮可怕的,贾琏跟王熙凤都觉得如果这件事情说不成就脸上无光。

凤姐因见贾琏在此,且不作一声,只看贾琏的光景。”这就是凤姐的厉害之处,对一个“惧内”的丈夫来说,太太在关键时刻一语不发是最恐怖的,本来“贾琏心中有事,那里把这点子事放在心上”。他满心想的是要借的那两三千两银子。可“待若不管,只是看着他是凤姐儿的陪房,且又素日出过力的,脸上过不去,因说道:‘什么大事,只管咕咕唧唧的。你放心且去我明儿作媒,打发两个有体面的,带着定礼,就说我的话。他十分不依,叫他来见我。”贾琏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人,可是这句话一出口彩霞家绝对不可能不答应,因为你是奴才,有卖身契在人家手里,可见有时候一旦权力在手,说话就很难掌握后果,他自己体会不到事情的严重性。贾琏此时一心想抓紧时间弄钱,多少有点不耐烦,就随口讲了这么一句。

旺儿媳妇大概还有点半信半疑吧,就看着凤姐。“凤姐看着旺儿家的,便扭嘴儿。”意思是说赶快磕头啊,事情已经成了。此时大家最心疼的应该就是彩霞,王熙凤只一个眼神、一个表情,一个女孩子一生的命运就被决定了。“旺儿家的会意,忙爬下就给贾琏磕头谢恩。贾琏忙道:‘你只给你姑娘磕头。我虽如此说了这样行,到底也得你姑娘打发个人去,叫他女人来,和他好说更好些。虽然他们必依,这事也不可太霸了。”意思是表面上不能太霸道。可见“来旺妇倚势霸成亲”,其中不仅有上层主人的问题,也有下层的问题,最本质的问题是原本单纯的青春被破坏、被污染了。

彩霞被牺牲的命运

贾琏说完以后,凤姐就说:“连你还这样开恩操心呢,我倒反袖手旁观不成?”这就有点夸奖贾琏了,大概觉得之前贾琏被她骂得够惨的了,所以就稍微柔软了一点。又跟旺儿媳妇说:“旺儿家的,你听见了。说了这事,你也忙忙的给我完了事来。说给你男人,外头所有的帐,一概都赶今年年底下收了进来,少个钱我也不依。我的声名不好,再放一年,都要生吃了我呢!”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其中的利害关系?为什么王熙凤要帮旺儿媳妇,因为她所有在外面放的高利贷,都是旺儿在管。“声名不好”,是指周刊可能要报道了,这个舞弊案就要被揭发了!可是夹在这里面的那个女孩子彩霞,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命运会跟放高利贷有关,《红楼梦》的精彩在于它把所有舞弊案的内在牵连都写出来了。

旺儿媳妇笑道:“奶奶也太胆小了。谁敢议论奶奶?”可见一旦一个社会没有公正的监督系统,权力集团可以胆大妄为到什么程度。这个话出自个丫头之口,可见那些下人也在利用王家的势力为非作歹。“若收了时,公道说,我们倒还省些事,不大得罪人。”她的意思是说其实你也不需要这个钱,倒是很多人可以靠这个高利贷过日子。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逻辑,有些穷人已经到了活不下去的地步,借高利贷等于是在饮鸩止渴。《红楼梦》更深层揭示的就是整个社会大的经济环境,有些人要靠高利贷过日子。作者通过这样一个小小的事件,让我们看到这个家族一步一步走向败落的诸多原因。

凤姐打点政治关系

凤姐冷笑道:“我也是一场痴心白使了。我真个的还等钱作什么,不过为的是日用出的多,进的少。这屋里有的没的,我和你姑爷一月的月钱,再连上四个丫头的月钱,通共一二十两银子,还不够三五天的使用呢。若不是我千凑万挪的,早不知道过到什么破窑子里去了。如今倒落了个放帐破落户的名儿。”这当然有点当着下人哭穷的意思,我们都知道王熙凤未必真的到了这个地步。可这里点出了一个问题,贾母那一代人创业的时候,家族的应酬还没有那么多。现在富贵了四五代之后,社会关系和官场关系,都需要更多的钱去打点,而贾家的产业收入又不够,所以这个家族最后肯定会入不敷她说:“我比谁不会花钱?咱们以后就坐着花,花到多早晚再说。这不是样儿么,前儿老太太的生日,太太急了两个月,想不出法儿来,还是我提了一句,后楼上有那没要紧的大铜锡器四五箱子,拿弄了三百银子,才把太太遮羞的礼儿搪过去了。”这个家族的应酬花费太大了,如果只是一种亲友之间的礼貌还好说。可是,接下来夏太监一来,你就明白应酬竟然是至关重要的政治关系,不打点,你的官就做不下去。这个时候的贾府真的有点骑虎难下了。

“我是你们知道的,那一个金自鸣钟卖了五百六十四两银子。没有半个月,大事倒有十来件,白填在里头。今儿外头也短住了,不知是谁的主意,搜寻上老太太了。明儿再过几年,各人搜寻到头面衣服,可就好了!”可底下的佣人很好玩,旺儿媳妇就觉得王熙凤是在哭穷,她说:“那一位奶奶太太的头面衣服折变了,不够过一辈子的?只是不肯罢了。”佣人肯定不了解其中的苦衷,贵族头上戴的首饰、身上穿的衣服也是一种官场文化,你不能光溜溜地出去,官场上的所有应酬比的就是穿戴。有一次我在一个宴会上听人说,那个部长太太的身上,从耳环到项链、手镯最少三千万台币,我乍看还以为是塑胶的,咱们普通人看不出来,他们暗地里是叫着劲的。

贾家即将不保

凤姐接着讲了件事很惊人,她说:“昨儿晚上忽然作了一个梦,说来也好笑,梦见一个人,虽然面善,却又不知名姓,找我。问他作什么,他说娘娘打发他来要一百匹锦。我问他是那位娘娘,他说的又不是咱们家的娘娘。我就不肯给他,他就上来夺。正夺着,就醒了。”注意,《红楼梦》可以用现代心理学去看,所谓弗洛伊德的潜意识是非常奇怪的一个东西,王熙凤梦见有人来抢东西,我觉得这是抄家的暗示。前面讲过,曹家的江宁织造,等于是清朝最肥的一个国营企业的主管。一旦你的位置是一个肥缺的时候,觊觎的人就会很多,此梦预示着曹家的肥缺即将不保。

“旺儿家的笑道:‘这是奶奶的日间操心,常应候宫里的事。一语未了人回:‘夏太府打发了一个小太监家来说话。”大家刚开始看的时候可能不明白,会以为这个小太监来报告什么事情。可是你看贾琏的反应:“贾琏听了,忙皱眉道:‘又是什么话?一年他们也搬够了。”细心的读者会发现这个夏太监一年要来好几次,太监是皇帝身边可以随时打小报告的人,这种人最难伺候,但他关乎你的政治前途。在一二十年前,就听说过说安排某某人跟某某人打一次高尔夫球要收多少钱,负责安排的人是谁?就是夏太监这样的人,他不出面安排,你就没有机会接触到你要接触的人。贾琏的这句话看似轻描淡写,却说出了他们的苦衷。大家可能会想你做部长、儆院长的还有什么难处,皱什么眉头?可实际上他们眉头皱得比我们多,因为他们的世界太复杂。

凤姐道:“你藏起来,等我见他,若是小事罢了,若是大事,我自有话回他。”这是凤姐了不起的担当,她比贾琏还了解官场的复杂,觉得这个时候有男人在反而比较麻烦,她也知道贾琏无能,一旦处理不好,贾家跟王家都要完蛋。“贾琏便躲入套间去。这里凤姐命人带进小太监来,让他椅上坐吃茶,因问何事。那小太监便说:“夏爷爷因今儿偶见一所房子,如今竟短二百两银子,打发我来问舅奶奶家里,有现成的银子暂借一二百两,过一两几天就送过来。”你看这个话讲得多漂亮,绝对不能说要,一定是借。刚才贾琏说一年来了这么多次,也搬够了吧,你就知道他是绝对不会还的。千万别傻到有一天官场上有人来跟你借了钱,你到时候还跑去说,不是说好一两天就还吗,那肯定完蛋了。

“凤姐见说,笑道:‘什么是送过来,有的是银子,只管先兑了去。改日等我们短了,再借去也是一样。”这就是凤姐了不起的地方,她知道这个人得罪不起,不管有钱没钱一定要先答应,而且不用还。“小太监道:夏爷爷还说了,上两回还有一千二百两银子没送来,等今年年底下,自然都一齐送了过来。””前面已经有两次了,一千二百两银子,加上这一次的二百两,就是一千四百两银子。凤姐笑道:“你夏爷爷好小气,这也提在心上。我说句话,不怕他多心,若是这样记的清还我们,不知还了多少了。只怕没有;若有,只管拿去。”这是真正官场上的人说的话,也是王熙凤的气派。记住,如果对方真要还你钱你就要小心了,那说明你在职场上要出事了因叫旺儿媳妇来:不管那里先支二百两银子来!’旺儿媳妇会意,说我才因别处支不动,才来和奶奶支的。凤姐道:‘你们只会里头来要钱,叫你们外头弄去就不能了。说着叫平儿:‘把我那个金项圈拿出去,暂且押四百两银子。’平儿答应着,去了半日,果然拿了一个锦盒子来,里面两个锦袱包着。打开是一个金累丝攒珠的,那珍珠都有莲子大小;一个点翠嵌宝石的。两个都与宫中之物不离上下。”记得第一次看《红楼梦》的时候我就觉得好可惜,这么漂亮的首饰就这样当掉了。

一时拿去,果然拿了四百两银子来。凤姐命与小太监打叠起一半,那半命人与了旺儿媳妇,命他拿去办八月中秋的节礼。那小太监便告辞,凤姐命人替他拿着银子,送出大门去了。这里贾琏出来笑道:‘这一起外祟何日是了!’”“外祟”就是邪魔歪道,每天都有来要钱的人。凤姐笑道:“刚说着,就来了一股子。”贾琏道:“昨儿周太监来,张口一千两。我略赂应的慢了些,他就不自在。将来得罪人之处不少。这会子再发个三二万两银子的财就好了。”他们一面说着话,“一面平儿伏侍凤姐另洗了面,更衣往贾母处去伺候晚饭”。

大家读到这里,就知道贾家抄家是迟早的事情,因为总有一天会打点不周。老太监走了有新太监,今天的小太监有一天会变大太监,他特别熟悉规则,知道怎么要钱,这样的官场恶习一直累积,可以吃空整个的国家、瓦解整个社会。曹雪芹的这本书,在七十回以后越来越明显地是一本批判小说。前面你觉得是在写青春男女的爱情,越往后批判性越强。因为他真切地体会了自己家族败落的巨大悲剧,全书运用非常精彩的细节来折射许许多多的关系。

往期经典

第一回:甄士隐梦幻识通灵,贾雨村风尘怀闺秀(上)

第一回:甄士隐梦幻识通灵,贾雨村风尘怀闺秀(中)

第一回:甄士隐梦幻识通灵,贾雨村风尘怀闺秀(下)

第二回:贾夫人仙逝扬州城,冷子兴演说荣国府(上)

第二回:贾夫人仙逝扬州城,冷子兴演说荣国府(下)第三回:托内兄如海荐西宾,接外孙贾母惜孤女(上)第三回:托内兄如海荐西宾,接外孙贾母惜孤女(中)

第三回:托内兄如海荐西宾,接外孙贾母惜孤女(下)

第四回:薄命女偏逢薄命郎,葫芦僧乱判葫芦案(上)

第四回:薄命女偏逢薄命郎,葫芦僧乱判葫芦案(中)

第四回:薄命女偏逢薄命郎,葫芦僧乱判葫芦案(下)

第五回:游幻境指迷十二钗,饮仙醪曲演红楼梦(上)

第五回:游幻境指迷十二钗,饮仙醪曲演红楼梦(中)

第五回:游幻境指迷十二钗,饮仙醪曲演红楼梦(下)

第六回:贾宝玉初试云雨情,刘姥姥一进荣国府

第七回:送宫花贾琏戏熙凤,宴宁府宝玉会秦钟(上)

第七回:送宫花贾琏戏熙凤,宴宁府宝玉会秦钟(中)

第七回:送宫花贾琏戏熙凤,宴宁府宝玉会秦钟(下)

第八回:比通灵金莺微露意,探宝钗黛玉半含酸(上)

第八回:比通灵金莺微露意,探宝钗黛玉半含酸(中)

第八回:比通灵金莺微露意,探宝钗黛玉半含酸(下)

第九回:恋风流情友入家塾,起嫌疑顽童闹学堂(上)

第九回:恋风流情友入家塾,起嫌疑顽童闹学堂(中)

第九回:恋风流情友入家塾,起嫌疑顽童闹学堂(下)

第十回:金寡妇贪利权受辱,张太医论病细穷源(上)

第十回:金寡妇贪利权受辱,张太医论病细穷源(中)

第十回:金寡妇贪利权受辱,张太医论病细穷源(下)

第十一回:庆寿辰宁府排家宴,见熙凤贾瑞起淫心(上)

第十一回:庆寿辰宁府排家宴,见熙凤贾瑞起淫心(中)

第十一回:庆寿辰宁府排家宴,见熙凤贾瑞起淫心(下)

第十二回:王熙凤毒设相思局,贾天祥正照凤月鉴(上)

第十二回:王熙凤毒设相思局,贾天祥正照风月鉴(中)

第十二回:王熙凤毒设相思局,贾天祥正照凤月鉴(下)

第十三回:秦可卿死封龙禁尉,王熙凤协理宁国府(上)

第十三回:秦可卿死封龙禁尉,王熙凤协理宁国府(中)

第十三回:秦可卿死封龙禁尉,王熙凤协理宁国府(下)

第十四回:林如海捐馆扬州城,贾宝玉路谒北静王(上)

第十四回:林如海捐馆扬州城,贾宝玉路谒北静王(中)

第十四回:林如海捐馆扬州城,贾宝玉路谒北静王(下)

第十五回:王凤姐弄权铁槛寺,秦鲸卿得趣馒头庵(上)

第十五回:王凤姐弄权铁槛寺,秦鲸卿得趣馒头庵(中)

第十五回:王凤姐弄权铁槛寺,秦鲸卿得趣馒头庵(下)

第十六回:贾元春才选凤藻宫,秦鲸卿夭逝黄泉路(上)

第十六回:贾元春才选凤藻宫,秦鲸卿夭逝黄泉路(中)

第十六回:贾元春才选凤藻宫,秦鲸卿夭逝黄泉路(下)

第十七回:大观园试才题封额,怡红院迷路探深幽(上)

第十七回:大观园试才题封额,怡红院迷路探深幽(中)

第十七回:大观园试才题封额,怡红院迷路探深幽(下)

第十八回:庆元宵贾元春归省,助情人林黛玉传诗(上)

第十八回:庆元宵贾元春归省,助情人林黛玉传诗(中)

第十八回:庆元宵贾元春归省,助情人林黛玉传诗(下)

第十九回:情切切良宵花解语,意绵绵静日玉生香(上)

第十九回:情切切良宵花解语,意绵绵静日玉生香(中)

第十九回:情切切良宵花解语,意绵绵静日玉生香(下)

第二十回:王熙凤正言弹妒意,林黛玉俏语谑娇音(上)

第二十回:王熙凤正言弹妒意,林黛玉俏语谑娇音(中)

第二十回:王熙凤正言弹妒意,林黛玉俏语谑娇音(下)

第二十一回:贤袭人娇嗔箴宝玉,俏平儿软语救贾琏(上)

第二十一回:贤袭人娇嗔箴宝玉,俏平儿软语救贾琏(中)

第二十一回:贤袭人娇嗔箴宝玉,俏平儿软语救贾琏(下)

第二十二回:听曲文宝玉悟禅机,制灯谜贾政悲谶语(上)

第二十二回:听曲文宝玉悟禅机,制灯谜贾政悲谶语(中)

第二十二回:听曲文宝玉悟禅机,制灯谜贾政悲谶语(下)

第二十三回:西厢记妙词通戏语,牡丹亭艳曲警芳心(上)

第二十三回:西厢记妙词通戏语,牡丹亭艳曲警芳心(中)

第二十三回:西厢记妙词通戏语,牡丹亭艳曲警芳心(下)

第二十四回:醉金刚轻财尚义侠,痴女儿遗帕惹相思(上)

第二十四回:醉金刚轻财尚义侠,痴女儿遗帕惹相思(中)

第二十四回:醉金刚轻财尚义侠,痴女儿遗帕惹相思(下)

第二十五回:魇魔法姊弟逢五鬼,红楼梦通灵遇双真(上)

第二十五回:魇魔法姊弟逢五鬼,红楼梦通灵遇双真(中)

第二十五回:魇魔法姊弟逢五鬼,红楼梦通灵遇双真(下)

第二十六回:蜂腰桥设言传心事,潇湘馆春困发幽情(上)

第二十六回:蜂腰桥设言传心事,潇湘馆春困发幽情(中、下)

第二十七回:滴翠亭杨妃戏彩蝶,埋香冢飞燕泣残红(上)

第二十七回:滴翠亭杨妃戏彩蝶,埋香冢飞燕泣残红(中)

第二十七回:滴翠亭杨妃戏彩蝶,埋香冢飞燕泣残红(下)

第二十八回: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,薛宝钗羞笼红麝串(上)

第二十八回: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,薛宝钗羞笼红麝串(中)

第二十八回: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,薛宝钗羞笼红麝串(下)

第二十九回:享福人福深还祷福,多情女情重愈斟情(上)

第二十九回:享福人福深还祷福,多情女情重愈斟情(中)

第二十九回:享福人福深还祷福,多情女情重愈斟情(下)

第三十回:宝钗借扇带机双敲,龄官画蔷痴及局外(上)

第三十回:宝钗借扇带机双敲,龄官画蔷痴及局外(中)

第三十回:宝钗借扇带机双敲,龄官画蔷痴及局外(下)

第三十一回:撕扇子作千金一笑,因麒麟伏白首双星(上)

第三十一回:撕扇子作千金一笑,因麒麟伏白首双星(中)

第三十一回:撕扇子作千金一笑,因麒麟伏白首双星(下)

第三十二回:诉肺腑心迷活宝玉,含耻辱情烈死金钏(上)

第三十二回:诉肺腑心迷活宝玉,含耻辱情烈死金钏(中)

第三十二回:诉肺腑心迷活宝玉,含耻辱情烈死金钏(下)

第三十三回:手足眈眈小动唇舌,不肖种种大承苔挞(上)

第三十三回:手足眈眈小动唇舌,不肖种种大承苔挞(中)

第三十三回:手足眈眈小动唇舌,不肖种种大承苔挞(下)

第三十四回:情中情因情感妹妹,错里错以错劝哥哥(上)

第三十四回:情中情因情感妹妹,错里错以错劝哥哥(中)

第三十四回:情中情因情感妹妹,错里错以错劝哥哥(下)

第三十五回:白玉钏亲尝莲叶羹,黄金莺巧结梅花络(上)

第三十五回:白玉钏亲尝莲叶羹,黄金莺巧结梅花络(中)

第三十五回:白玉钏亲尝莲叶羹,黄金莺巧结梅花络(下)

第三十六回:绣鸳鸯梦兆绛云轩,识分定情悟梨香院(上)

第三十六回:绣鸳鸯梦兆绛云轩,识分定情悟梨香院(中)

第三十六回:绣鸳鸯梦兆绛云轩,识分定情悟梨香院(下)

第三十七回:秋爽斋偶结海棠社,蘅芜院夜拟菊花题(上)

第三十七回:秋爽斋偶结海棠社,蘅芜院夜拟菊花题(中)

第三十七回:秋爽斋偶结海棠社,蘅芜院夜拟菊花题(下)

第三十八回:林潇湘魁夺菊花诗,薛蘅芜讽和螃蟹咏(上)

第三十八回:林潇湘魁夺菊花诗,薛蘅芜讽和螃蟹咏(中)

第三十八回:林潇湘魁夺菊花诗,薛蘅芜讽和螃蟹咏(下)

第三十九回:村老老是信口开河,情哥哥偏寻根究底(上)

第三十九回:村老老是信口开河,情哥哥偏寻根究底(中)

第三十九回:村老妪是信口开河,痴情子偏寻根究底(下)

第四十回:史太君两宴大观园,金鸳鸯三宣牙牌令(上)

第四十回:史太君两宴大观园,金鸳鸯三宣牙牌令(中)

第四十回:史太君两宴大观园,金鸳鸯三宣牙牌令(下)

第四十一回:贾宝玉品茶栊翠庵,刘姥姥醉卧怡红院(上)

第四十一回:贾宝玉品茶栊翠庵,刘姥姥醉卧怡红院(中)

第四十一回:贾宝玉品茶栊翠庵,刘姥姥醉卧怡红院(下)

第四十二回:蘅芜君兰言解疑癖,潇湘子雅谑补余音(上)

第四十二回:蘅芜君兰言解疑癖,潇湘子雅谑补余音(中)

第四十二回:蘅芜君兰言解疑癖,潇湘子雅谑补余音(下)

第四十三回:闲取乐偶攒金庆寿,不了情暂撮土为香(上)

第四十三回:闲取乐偶攒金庆寿,不了情暂撮土为香(中)

第四十三回:闲取乐偶攒金庆寿,不了情暂撮土为香(下)

第四十四回:变生不测凤姐泼醋,喜出望外平儿理妆(上)

第四十四回:变生不测凤姐泼醋,喜出望外平儿理妆(中)

第四十四回:变生不测凤姐泼醋,喜出望外平儿理妆(下)

第四十五回:金兰契互剖金兰语,风雨夕闷制风雨词(上)

第四十五回:金兰契互剖金兰语,风雨夕闷制风雨词(中)

第四十五回:金兰契互剖金兰语,风雨夕闷制风雨词(下)

第四十六回:尴尬人难免尴尬事,鸳鸯女誓绝鸳鸯偶(上)

第四十六回:尴尬人难免尴尬事,鸳鸯女誓绝鸳鸯偶(中)

第四十六回:尴尬人难免尴尬事,鸳鸯女誓绝鸳鸯偶(下)

第四十七回:吴霸王调情遭苦打,冷郎君惧祸走他乡(上)

第四十七回:吴霸王调情遭苦打,冷郎君惧祸走他乡(中)

第四十七回:吴霸王调情遭苦打,冷郎君惧祸走他乡(下)

第四十八回:滥情人情误思游艺,慕雅女雅集苦吟诗(上)

第四十八回:滥情人情误思游艺,慕雅女雅集苦吟诗(中)

第四十八回:滥情人情误思游艺,慕雅女雅集苦吟诗(下)

第四十九回:琉璃世界白雪红梅,脂粉香娃割腥啖膻(上)

第四十九回:琉璃世界白雪红梅,脂粉香娃割腥啖膻(中)

第四十九回:琉璃世界白雪红梅,脂粉香娃割腥啖膻(下)

第五十回:芦雪亭争联即景诗,暖香坞雅制春灯谜(上)

第五十回:芦雪亭争联即景诗,暖香坞雅制春灯谜(中)

第五十回:芦雪亭争联即景诗,暖香坞雅制春灯谜(下)

第五十一回:薛小妹新编怀古诗,胡庸医乱用虎狼药(上)

第五十一回:薛小妹新编怀古诗,胡庸医乱用虎狼药(中)

第五十一回:薛小妹新编怀古诗,胡庸医乱用虎狼药(下)

第五十二回:俏平儿情掩虾须镯,勇晴雯病补雀金裘(上)

第五十二回:俏平儿情掩虾须镯,勇晴雯病补雀金裘(中)

第五十二回:俏平儿情掩虾须镯,勇晴雯病补雀金裘(下)

第五十三回:宁国府除夕祭宗祠,荣国府元宵开夜宴(上)

第五十三回:宁国府除夕祭宗祠,荣国府元宵开夜宴(中)

第五十三回:宁国府除夕祭宗祠,荣国府元宵开夜宴(下)

第五十四回:史太君破陈腐旧套,王熙凤效戏彩斑衣(上)

第五十四回:史太君破陈腐旧套,王熙凤效戏彩斑衣(中)

第五十四回:史太君破陈腐旧套,王熙凤效戏彩斑衣(下)

第五十五回:辱亲女愚妾争闲气,欺幼主刁奴鲞险心(上)

第五十五回:辱亲女愚妾争闲气,欺幼主刁奴鲞险心(中)

第五十五回:辱亲女愚妾争闲气,欺幼主刁奴鲞险心(下)

第五十六回:敏探春兴利除宿弊,识宝钗小惠全大体(上)

第五十六回:敏探春兴利除宿弊,识宝钗小惠全大体(中)

第五十六回:敏探春兴利除宿弊,识宝钗小惠全大体(下)

第五十七回:慧紫鹃情词试宝玉,慈姨母爱语慰痴颦(上)

第五十七回:慧紫鹃情词试宝玉,慈姨母爱语慰痴颦(中)

第五十七回:慧紫鹃情词试宝玉,慈姨母爱语慰痴颦(下)

第五十八回:杏子阴假凤泣虚凰,茜红纱真情揆痴理(上)

第五十八回:杏子阴假凤泣虚凰,茜红纱真情揆痴理(中)

第五十八回:杏子阴假凤泣虚凰,茜红纱真情揆痴理(下)

第五十九回:柳叶渚边嗔莺咤燕,绛芸轩里召将飞符(上)

第五十九回:柳叶渚边嗔莺咤燕,绛芸轩里召将飞符(中)

第五十九回:柳叶渚边嗔莺咤燕,绛芸轩里召将飞符(下)

第六十回:茉莉粉替去蔷薇硝,玫瑰露引来茯苓霜(上)

第六十回:茉莉粉替去蔷薇硝,玫瑰露引来茯苓霜(中)

第六十回:茉莉粉替去蔷薇硝,玫瑰露引来茯苓霜(下)

第六十一回:投鼠忌器宝玉情赃,判冤决狱平儿徇私(上)

第六十一回:投鼠忌器宝玉情赃,判冤决狱平儿徇私(中)

第六十一回:投鼠忌器宝玉情赃,判冤决狱平儿徇私(下)

第六十二回:憨湘云醉眠芍药铟,呆香菱情解石榴裙(上)

第六十二回:憨湘云醉眠芍药铟,呆香菱情解石榴裙(中)

第六十二回:憨湘云醉眠芍药铟,呆香菱情解石榴裙(下)

第六十三回:寿怡红群芳开夜宴,死金丹独艳理亲丧(上)

第六十三回:寿怡红群芳开夜宴,死金丹独艳理亲丧(中)

第六十三回:寿怡红群芳开夜宴,死金丹独艳理亲丧(下)

第六十四回:幽淑女悲题五美吟,浪荡子情遗九龙佩(上)

第六十四回:幽淑女悲题五美吟,浪荡子情遗九龙佩(下)

第六十五回:膏粱子惧内偷娶妾,淫奔女改行自择夫(上)

第六十五回:膏粱子惧内偷娶妾,淫奔女改行自择夫(中)

第六十五回:膏粱子惧内偷娶妾,淫奔女改行自择夫(下)

第六十六回:情小妹耻情归地府,冷二郎一冷入空门(上)

第六十六回:情小妹耻情归地府,冷二郎一冷入空门(下)

第六十七回:馈土物颦卿思故里,讯家童凤姐蓄阴谋(上)

第六十七回:馈土物颦卿思故里,讯家童凤姐蓄阴谋(下)

第六十八回:苦尤娘赚入大观园,酸凤姐闹翻宁国府(上)

第六十八回:苦尤娘赚入大观园,酸凤姐闹翻宁国府(下)

第六十九回:弄小巧用借剑杀人,觉大限吞生金自逝(上)

第六十九回:弄小巧用借剑杀人,觉大限吞生金自逝(下)

第七十回:林黛玉重建桃花社,史湘云偶填柳絮词(上)

第七十回:林黛玉重建桃花社,史湘云偶填柳絮词(下)

第七十一回:嫌隙人有心生嫌隙,鸳鸯女无意遇鸳鸯(上)

第七十一回:嫌隙人有心生嫌隙,鸳鸯女无意遇鸳鸯(下)

蒋勋,台湾知名画家、诗人与作家。台北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、艺术研究所毕业,后负笈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。其文笔清丽流畅,说理明白无碍,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,有小说、散文、艺术史、美学论述作品数十种,并多次举办画展。他认为:“美之于自己,就像是一种信仰一样,而我用布道的心情传播对美的感动。”

评论列表

头像
2024-02-13 23:02:39

两个人的感情往往都是当局者迷,找人开导一下就豁然开朗了

头像
2024-01-05 19:01:33

老师,可以咨询下吗?

头像
2023-07-17 18:07:40

被拉黑了,还有希望么?

 添加导师微信MurieL0304

获取更多爱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复技巧 恋爱脱单干货

发表评论 (已有3条评论)